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520 >> 篡清 >> 第165章 不一样的甲午 禁卫军初战

第165章 不一样的甲午 禁卫军初战

暴雨如织,天际乌云当中翻滚的是惊雷闪电,在视线几乎不及的地方,还有几条龙挂,从空中直垂下来。

大队大队的淮军,就在泥泞的道路中翻滚。士兵一步一跌,有的摔倒了就不再爬起。军官们骑在马上,想冲到前面取,却给人流堵得死死的。有的还想挥鞭赶开士兵,往日驯服的士兵挨了几马鞭后,就愤然的将军官从马上拖下来。几声军马的嘶鸣,转瞬就淹没在人流当中。

道路两旁,丢弃的全是东西,大车,武器,物资,军装,弹药…………伤号在泥水当中哭喊,掉了毛的挽曳骆驼也被主人放弃,还拴在翻倒的炮车上面,在伤兵旁边被暴雨淋得瑟瑟发抖,发出或长或短的哀鸣。

“当官的,没骨头,没本事,与其拖死,不如被打死!”

“谁好心,给一口泡儿?死了也感谢大德!”

“我给军门卖命二十年啊…………兄弟们瞧瞧,现在就是这个下场!”

“北洋,完啦!淮军,完啦!”

盛军十多个营头,在坐观汉城陷落之后,总统叶志超,分统卫汝贵,当即就做出一个决断,立即跑!跑向平壤!一万数千盛军本来被拖来拖去,士气就已经跌到了谷地,一声逃跑的命令下来,顿时如崩溃一般掉头北撤。最让叶志超他们思虑不及的是,日军在强攻了汉城之后,这么惨烈的攻城战打下来,居然还有余力分出先遣支队,紧紧的追在他们屁股后面。一天多就咬上了他们的尾巴,现在更是不断的对他们进行超越攻击!

日军也是疲惫到了极处,偶尔有被打死的,翻看一下,也都饿得脱形了。背囊里面一点干粮都没有。可是淮军已经彻底没有了抵抗意志,听到枪响就乱营崩溃,夺路而逃。两天下来,叶志超自己都不知道还能剩了多少人,最多还有六七成的队伍还在坚持北逃,其他的就难说下场了。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雨势似乎更大了一些。叶志超骑在马上,身上披着的斗篷已经全部湿了,他的亲兵戈什哈拱卫着他,现在也不敢拿出朝鲜全部淮军总统的架子,只是在人流当中缓缓而行。看着眼前惨状,叶志超无声的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疲惫的问道:“还有多久才能到洞仙岭?

洞仙岭徐一凡不可能不设防,只要过了那里,就可以在大同江一带修整下来。可以和中堂和朝廷建立联系,聂士成脱离他的号令先逃,什么都可以推到他的头上…………打官司叶志超可不怕,只要还保着这盛军主力,李鸿章就对他还有利用依靠处…………说到底了,至少也保住了性命,不像左宝贵,将骨头都扔在异国他乡了!

身边的是卫汝贵,他现在也丧失了对麾下的掌控能力,能号令的也就是身边几十名亲兵。现在更和叶志超完全捆在了一条船上。听叶志超发话,叹了一口气,大声道:“要不是这场雨,明天天明就能赶到洞仙岭…………军门,熬一下吧!过了眼前仙人山山口,离洞仙岭就也不是很远了,出了这里,咱们就算逃出生天!”

叶志超只有叹气,他也实在没想到,居然逃跑得这么狼狈!沿途几乎少有人烟,一条还算是富庶的大道,周围朝鲜居民都被迁徙,远离这条汉城和平壤之间的官道。不少村子的房子都被烧成白地,几乎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他再也没有想到,这清野的事儿,是徐一凡下令姜子鸣和南允容他们做的。

“…………走吧,到了平壤,再扯这些事情!离了朝鲜就算是上上大吉,咱们这趟,真是来得错了!”

~~~~~~~~~~~~~~~~~~~~~~~~~~~~~~~~~~~~~~~~~~

暴雨闪电当中,一队日军正在更艰难的道路上面平行超越着叶志超乱成一团的盛军所部。这部日军不过数百人,强行追击之下,差不多也是不复人形。日军陆军战略师承普鲁士梅克尔少校,广大广大的包抄,压缩压缩的歼灭。但是这么样的包抄强袭,也是第一次。

指挥现在征清第一军的山县有朋大将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徐一凡在如此恶劣的天候下五天奔袭八百里,我帝国强兵,天皇羽林,难道就不如清国奴么?盛军一去,朝鲜大事定矣!”

山县一句话,自然有武士嗷嗷叫着出来自告奋勇。步兵第十一联队第一大队在大队长一户兵卫少佐统帅下,一直在先锋的先锋。这个时候一户少佐又拣选精锐,一路平行超越追击,牵制盛军行动,一路以来,数次交火,盛军每战皆溃,只是奔逃。平行追击从侧翼抑留不住盛军,那么只有赶到前面去!只要能截住盛军一天时间,那么山县大将亲自指挥的第五广岛师团主力,就能赶上来,将他们彻底歼灭!更北面的徐一凡所部,一户少佐简直想也没想,清军就这个样子了,大清砥柱淮军都被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成军才一年,龟缩在平壤动也不动的他们,能有什么威胁?

数百名饿着肚子,体力已经透支接近极限的日军,在这日本近代史空前胜利的鼓舞之下,拼出最后的气力和盛军齐头并进,然后渐渐超越,最近的时候可以听见不远处盛军逃跑人喊马嘶的声音。暴雨中他们已经从山地上赶了过去,累死饿死近百人,终于在仙人山一带,卡在了盛军的前面!

一户少佐在暴雨当中大声下令,日军士兵气息都还没有喘匀,就纷纷开始构工,匆匆垒出了射击的胸墙,将一杆杆步枪架在泥水当中。大雨之下,一条灰白蜿蜒的官道,正在他们火力范围当中,才布署完临时的防线,就看见乱哄哄的人流出现在雨幕的那一头,盛军大队乱纷纷的退过来了!

一户少佐扶着自己家传的佩刀,这是违反军中条例的,这个时候日军军官的指挥刀全部应该是西洋式配剑。他嘴里叼着一根草棍,只觉得又累又饿得要晕过去。可是看到盛军的阵容,顿时就忘记了全部疲惫,呛啷一声拔出了日本刀,雨水打在锋刃上面,寒气益增,他猛的举起军刀,指向南面:“准备射击!”

~~~~~~~~~~~~~~~~~~~~~~~~~~~~~~~~~~~~~~~~~~~~

在仙人山日军占领的山道以北,不足两三里开外,又是一支沉默的军队在雨中等候。

山坳当中,满满藏着的都是步兵,每个人都披着带头套的厚雨衣,沉默的成连方阵坐在雨水里。每人都抱着装上枪口帽的德国弹仓式新式步枪,只是等候着军官的号令。不时有骑马的通讯兵经过,穿破雨雾溅起泥水,传过来一个个口令。

“轻装,下背包!”

“检查弹药,检查刺刀…………除了子弹刺刀,所有装具,全部轻装,交大行李队集中!”

“各队军官出列,准备接受命令!”

在一声声的号令当中,士兵们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轻装待命。而军官们的目光都望向头顶的山头,雨幕当中,就只能看见几个隐隐约约的人影在那里举着望远镜观察什么。

“戴大人,你们骑兵的战场情报搜集果然没话说,小鬼子果然是绕到盛军前面了,就堵在仙人山!沿途清野的工作也做得很好…………没说的,第一功算是你们的!”

说话的是楚万里,在山头上,不仅仅只是他,连李云纵也在。和日军第一次威力接触,禁卫军上下都特别谨慎,徐一凡也要求首战必胜。所以这双璧全都到了!

雨越来越大,听到楚万里夸奖的话儿,前马贼骨干,现在禁卫军直属骑兵标的营官戴君戴游击,看了笑嘻嘻的楚万里一眼,想说什么,可是再看看在他身边,标枪一般站得笔直,脸上神色丝毫不动,只是任雨水流淌,嘴角总是轻蔑的弯着的李云纵,又把话咽在了肚子里面。

禁卫军这两个徐一凡最器重的将领,李云纵很难看到他的身影,永远在部队里面。可是谁看着他都寒森森的,这家伙就没见他笑过!也从来不喜欢抛头露面,但是军队一旦有什么不对了,训练不力啊,违反军纪啊…………他就永远会突然出现在旁边,然后以最公平,也最干脆,但是也最冷酷的办法马上处理。没有任何人情好讲,普鲁士顾问团带来的那些近代军队管理教育训练条例,简直就是李云纵的圣经!楚万里还坏笑着在背后评论,估计李云纵都恨不得将这些玩意儿当作他李家的家规传下去呢…………

不论如何,禁卫军上下,不怕徐一凡的有,不怕李云纵的,除了楚万里,几乎就没有了吧?

人人都说楚万里的心比别人多了七八个窍,头都没回仿佛就感受到了戴君的欲言又止,当下笑道:“想说什么就说嘛!我们参谋本部现在的决断,一多半要靠你们的情报才能进行参谋作业,有话藏着,当心打你军棍。”

“大人…………这部日军轻军追击袭远,实力单薄。淮军上下落胆不是他们的对手,可咱们是兵强马壮啊!咱们早早就能抢占仙人山一带,这几百小鬼子,标下马队就能包打了,干嘛还放他们堵着仙人山?”

楚万里一笑,并没有说话,眼光向李云纵那里瞧了一眼。李云纵果然冷冷的转过了目光,雨雾当中,他的眼神就如两道冷电仿佛:“禁卫军军中条例,有对上级军令说不的规定么?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难道你想和淮军一样各行其是?结果被人各个击破?记过一次,不许抵消!”

戴君咽了一口吐沫,啪的一声立正:“是,大人,记过一次!”

楚万里笑着打圆场:“戴大人,我们是四周皆敌,这一仗,可不仅仅是和鬼子打,徐大人是在和各种敌人都在交手!听命令就是了…………云纵,初战有把握么?”

李云纵眼神又转了回来:“具体战术指挥,好像也不是参谋本部的事情吧?”

被老朋友这么一顶,楚万里也习惯的嘿嘿一笑,继续观察那边的情况:“上面是个痴心妄想以一己之力搅动天下的家伙,同僚是个没半点情趣的冷面牲口,我这日子还真是过得惨啊…………”

~~~~~~~~~~~~~~~~~~~~~~~~~~~~~~~~~~~~~~~~~~

“徐大人,真要看着盛军被鬼子打惨,咱们才去援救?”聂士成嗫嚅着询问着徐一凡。

他们在洞仙岭一带临时设立的禁卫军前敌指挥部这里,禁卫军主力守在朝鲜外围,徐一凡自然也不能稳守在平壤等着前线回报。全军基本都展开了,在外围山地险要,死死的遮护着大同江基地,前面的防御重点核心在凤山洞仙岭,后路核心在安州。虽然说是准备孤军作战,但是还是要保住退路和补给线路,只要安州不陷落,平壤的后路就始终安全,陆路上面不多的补给还能源源输送。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兵力不足,平壤西面,如果日军从海上元山一带过来,侧翼就非常吃紧,从汉城而来的日军,徐一凡却不担心他们能攻击到西面侧翼去,补给肯定是跟不上的,而且要在正面强固阵地做侧翼绕过的架势,那是等着挨打。

聂士成的兵徐一凡已经抓到手中了,就派去掩护西面侧翼。至少也起着警戒的作用,有时间让他随时在内线转用兵力————没错,这就是他和自己参谋本部还有德国顾问团商定的战略,利用内线优势,逐个击破日军主力!在各处皆败,日军甚至登陆大清各大海口的时候,他徐一凡所部,就是大清最后依靠的对象!

雨水在这个岩洞指挥部的入口拉成了一道珍珠一般的帘子。聂士成一句话问出,指挥部里面都安静下来了。只能听见哗啦啦的雨声。

徐一凡冒雨又视察了几处阵地和部队,正倦得很,听见聂士成发问,心里就先叹了一口气。聂老哥你也在官场沉浮这么几十年了,怎么还这么天真?

他打起精神,淡淡反问:“功亭,要是叶志超得保主力撤下来,我们向朝廷通报这里的实情,朝廷是相信我们,还是相信他叶曙青?”

聂士成想想,低声道:“…………叶曙青。”

徐一凡拍拍大腿:“只有叶曙青败得不可收拾,惨不忍睹,我们才能扳倒他,将朝鲜局势掌握在手中,让朝廷警醒,让大清警醒!要不然,咱们就只能当叶曙青的替罪羊!我不是不救他,但是要等他再无翻身的余力,我才能接应他退回来…………这淮军残部,我就全部交给你统带了!如果一切顺利,到时候,你就是禁卫军的第三镇总统!”

聂士成浑身都是冷汗,徐一凡手段之辣,处处都已经算到了。虽然许下的禁卫军第三镇总统很有诱惑力,可是心里总觉得有点不舒服,都是淮军的老同僚啊…………

好像看出了聂士成的心思,徐一凡一笑:“功亭,盛军就算完整的退下来了,就能在平壤打赢日军么?”

“……不能。”

徐一凡站起来,看着洞口雨帘,所有参谋人员也静静的瞧着他,他轻声说话,好像对着聂士成,又象在自言自语:“…………事实已经证明北洋不成了,这条路都已经走绝,你还不死心么?既然要力挽狂澜,一切挡在面前,拖这场战事后腿的人只有清除…………李中堂已经不成了,该换别人来干了…………功亭,你也应该希望这个国家好!跟着我,打赢这场仗!”

自己为这场战事已经准备了两年,不管谁挡在前面,都要清除掉。无关道德,因为历史早就证明了,这些人做不好!

他冷冷扫了聂士成一眼,聂士成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俯首下去:“徐大人,我聂士成唯有听令效死而已…………谁都清楚,朝鲜就指望大人了。”一个人能将手段耍到这种地步,还有如此达到目的而不惜一切的冷酷决心,那就是真的有一种王霸之气了。跟着他,也许就是一条新路!

徐一凡是在逼他和淮军决裂啊…………他聂士成的确也无从选择,只能走这么一条道路!

看聂士成臣服于他的王霸之气之下,徐一凡满意的笑笑,拍拍他的肩膀。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拍四五十岁下属,场面有点后现代。

“马上就是和日军的第一次接触,我倒要称称他们的斤两…………功亭,到时候,让叶志超趴在你的脚下!他就该这个下场!”

~~~~~~~~~~~~~~~~~~~~~~~~~~~~~~~~~~~~~~~~~~~~~

枪声如爆豆一般的突然响起,只是在泥水雨幕中挣扎逃命的盛军前部,顿时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当先人马纷纷倒地。一个军官骑马冲在前面,给弹雨打得连人带马都摔倒,手里的马鞭扔出去老远。盛军上下先是一怔,然后就是嗡的一声乱了营,他们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又几乎完全丧失了指挥体系,已经不能称之为一支军队了。当先的人头都不敢抬的掉头就跑,后面人还在不断的拼命涌上。在官道上挤成了一个疙瘩,子弹哗啦啦的倾泻而来,嗖嗖的在他们头顶掠过,大堆大堆的人没有被子弹打中,却被自己的袍泽踩倒在泥泞当中。

一辆大车翻了过来,车上的人掉了帽子,一头长发,却是淮军军官在汉城新弄的家眷,男扮女装混进了军伍当中,前面那么狼狈,丢了什么也没丢了女人。凄厉的女子哭喊也响了起来。将她们弄进门的军官却丢了武器四散逃开。到处都是一片惶恐的喊声:“鬼子!鬼子!”

军队已经炸了行列,在队伍当中的叶志超和卫汝贵都是一惊,然后就看着骚动向他们这里蔓延而来,无数人已经忘记了一切,丢枪弃甲的离开队伍四下逃走。作为个人没有军队这个组织,在异国逃散,也就等于失踪了!

叶志超和卫汝贵对望一眼,眼看着他们身边的卫队都要被冲动。向前方看去,只听到仙人山那里枪声一排排的作响,在雨幕中却看不到什么发射的烟气儿。小日本抄到他们前面来了!

卫汝贵脸色铁青,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给雨淋的:“军门,咱们要夺路冲过去,不然就不堪设想!”叶志超哪里还能不明白?但是眼前军队的惨状,能不能有效指挥还是个问题,怎么冲过去?难道解散队伍,翻山越岭逃亡平壤?他丢光部队,李鸿章还会不会力挺他,用屁股想也能明白!

“天亡我叶志超!”他惨白着脸长叹一声儿,抖着手就去摸腰里的手枪,卫汝贵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军门,我纠集选锋死士,再冲一把!”

叶志超感激的看着他这位分统,抖手抱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达三,我已经方寸俱乱,要是能冲出去,我保你接我位置…………兄弟我真的已经心灰意冷了啊!”

卫汝贵抱拳匆匆一礼,也顾不得说话了,他和叶志超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谁也跑不了。当下就带着戈什哈马队直朝前冲,马鞭乱打,溃兵也没心思和他们计较了,只是抱头绕开就跑,马蹄下也不知道踏倒了多少人。

“悬重赏!募选锋!只要能冲过这个山口,选锋一人赏银五百两,现的!我卫汝贵保他一个副将游击的前程,实缺!”

身边戈什哈也纷纷跟着卫汝贵大喊,溃兵多半理也不理,掉头就跑,有些军官逃离了日军的火力范围,也站下来喘气。但是卫汝贵惶急的目光望过来,却人人不敢应声。

卫汝贵带着他的亲兵戈什哈直冲到日军火力范围之前,弹雨如泼而至,面前已经是死人死马一大堆,泥水混着血水,说不出的颜色。身边亲兵猛的一把将卫汝贵拉下马来,子弹正好掠过,打在卫汝贵坐马的胸口,那匹河西健马惨嘶着倒下,差点压到了卫汝贵。

卫汝贵满身泥血的爬起,死死盯着他的戈什哈队长:“我卫汝贵待你们可薄?”

戈什哈们面面相觑,卫汝贵带兵,出名的没有纪律,历史上就以“遇贼即溃,遇物即掳,毫无顾忌”而出名,这些戈什哈他更是加倍纵容,什么天大的乱子他都能包容下来,这些他家乡投靠的子弟的确也是受恩深重。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望过来,戈什哈队长脑子一热,刷的扯了一个赤膊:“他妈的,咱们跟着卫大人,吃香的,喝辣的,睡的女人数不过来!咱们这辈子够了!这个时候弟兄们顶硬上啊!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戈什哈们哄然答应,纷纷下马,有枪的抄枪,没枪的拿刀矛,也不成队列,冒雨就直朝面前山口冲去,卫汝贵犹自和疯子一样,散着辫子在后面提着刀大声呐喊,把赏格吼了一遍又一遍。也许是这些戈什哈的冲锋激起了一点血勇,也许是卫汝贵的赏格诱人。有些淮军溃兵也畏畏缩缩的上前,找个隐蔽的地方开始架枪射击,视线不良,子弹天一发地一发的都不知道打到了哪里去。

戈什哈们在大雨当中前进了不远,冰凉的雨水已经将那点血勇浇得干净,只有那个戈什哈队长还在大声呼喝,带着几个最心腹的手下朝着山坡上面爬。日军瞬间转移了火力,一阵弹雨过来,将那个队长打得连翻了几个滚从山上滑了下来。看着这个场景,戈什哈们也没了勇气,掉头就跑。

在山上扼守着阵地的日军一户少佐,一直举着家传的“正一文字”宝刀,死死的盯着盛军队列。也果然如他骄狂心理所料,淮军一触即溃。虽然勉强组织起一次冲击,但是这种无队形,无火力掩护,也没有坚决攻击精神的冲击就像是玩笑一样。

“清国奴…………这片土地给他们实在是太可惜了,他们根本就不适合这个时代!承担亚洲人命运的使命,正应该转移到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肩上!淮军…………哼哼,整个清国,还有称得上是军队的团队么?”

一户猛的一挥手:“村枝中队,逆袭!把这些清国奴赶得更远一些!让他们更乱一些,让他们再也不敢正视我一户大队扼守的阵地!”

一个大胡子日军大尉军官立即领命,将手一招,他麾下只有六七十人的中队顿时翻过了他们用土木匆匆搭建的胸墙工事,呐喊着向下冲击。这些日本士兵其实也是疲惫饥寒到了极处,虽然士气如虹,但是这声势实在是一般。

可是对面盛军本来看着连卫汝贵的戈什哈冲击都轻易失败,已然胆落。几十个饿得累得跟鬼一样的日本士兵挺着步枪刺刀冲出来,还没走几步,勉强集结起来的一点盛军官兵就发出了更大的喊声:“败了!败了!鬼子太凶!”所有人都掉头就跑,还算几个跑回来的戈什哈有良心,架起犹自发疯的卫汝贵头也不回的逃命。

卫汝贵上前,盛军军心稍稍稳住一点,胆子大点的本来已经收住了脚步。忐忑不安的等着消息,前面更大的惊呼失败的声音响起,顿时四野一片应和的声音!更大的声浪掀起,更混乱的潮头涌起,整个盛军,已经彻底的丧失了控制。连叶志超的亲兵队都已经被完全冲动,叶志超身不由己,昏头昏脑的跟着人流四下乱窜,整个山野之间,哭喊喧嚣,已经压过了风雨!

~~~~~~~~~~~~~~~~~~~~~~~~~~~~~~~~~~~~~~~~~~~~

对面的呼喊声远远传来,比刚才更大,撞击在山峰上面,碎成了无数片。近万人溃败混乱的呼啸,竟然是如此之惊心动魄。

所有官兵,都在默默等候。每支握着步枪的手,都绽出了青筋,每个戴着大檐帽的军官,都已经双眼血红!

耻辱,活生生的耻辱!整个大清,只有禁卫军才是可战之兵,只有徐大人才是中流砥柱!

楚万里站在山上,默默的听着,半晌才轻轻摇头:“丢人…………我瞧着,也败得差不多了。好,让咱们出手,看咱们力挽狂澜吧…………叫张疯子打狠一点!”

李云纵不动声色的扯了一下嘴角,这和日军侵朝主力第一次接触,禁卫军拿出了最豪华的阵容,不仅双璧观战,张旭州这个协统屈尊亲领两营步兵,还有炮队配合,骑兵戴君一个营也在策应,半个镇参谋本部在这里记录分析,第一时间感受日军真实的战斗力!

李云纵站在山头,转身向后,尖利的军哨声音响起,山坳里面军官一起抬头。不远处一个台地的掩盖树枝也全部掀开,露出了四门七五公厘的速射野战炮。

禁卫军是全德式的操典,军事手语也是德式。就见李云纵右手握拳举在头上,在空中划了几个圈子,半转身,笔直指向前方!

(一般来说,现代军事手势起源于美军二战后的发明,但德国陆军在普法战争的时候,其实也有简单的军事手语了。不过美军体系喜欢用指头表示很多意思,德国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军官爱戴手套的原因,手势一般都是用拳头比划。)

意大利籍的军官兰度还是习惯性的歪戴着他西里西亚式无檐军帽,举着望远镜看了一眼山上的小小人影的举动。雨水让视线都模糊了许多,但是那坚决的手势还是让人看得分明!

他歪着头对自己麾下的那些炮兵笑笑。这些东方士兵服从而坚韧,他们的军官也意气勃勃,他们的大人,那个徐一凡更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人。兰度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早生几十年,在加里波第的麾下为意大利的崛起独立而战,欧洲已经太平和,没有了可以创造史诗的英雄用武之地。也许在亚洲,他能见证?说起来,他倒也和徐一凡有点相像,都是满肚子的不合时宜。不过一个穿越了一个没穿越罢了。

“战斗吧,我的士兵先生们!也许这就是亚洲的卢伊诺战役!”

(卢伊诺战役,加里波第参加的意大利独立战争第一战,以1000人歼灭奥地利一个猎兵营400人。)

士兵们听着他们洋上司七零八落的汉语,也都是憋了一口气,为了这个洋上司,他们没少被其他弟兄们嘲笑,现在也都准备拿鬼子撒气了。

炮弹上膛,所有射击诸元都已经早就标识好了。随着火绳拉动,四门管退式速射山炮猛的一抖,吐出了大团的白烟火光,对面仙人山日军据守阵地,顿时腾起四顾泥尘!

“放!放!放!”

一发发炮弹装进炮膛,接着就喷吐出去,将对面山地打得硝烟四起,弹片横飞!

炮声中,张旭州已经扯下身上的雨衣,大步走到队伍之前。这个禁卫军第一悍将早就憋得眼睛都红了。他实实在在是听到枪声就浑身痒。

军官们大声下令,士兵们哗的站起,啪的立正,军靴踩得泥水四溅。

雨水打在张旭州的黑脸上,他指着对面:“这是国战!士兵们,不要忘记了禁卫军的荣誉!我们是这个国家第一强军!对面是逼上门的鬼子,将我们国家的那支淮军打得溃不成军…………这是我们国家的耻辱,我们中国男儿的耻辱!现在,我下令,出击!将鬼子全部挑死在朝鲜的泥水里面,将我们的中国男儿的骨气和尊严抢回来!

只要禁卫军在,中国就不会败!除非禁卫军全部死光!”

“出发!”

~~~~~~~~~~~~~~~~~~~~~~~~~~~~~~~~~~~~~~~~~~~

铺天盖地的速射炮火,将日军据守的阵地炸得七零八落。

这突如其来的火力打击,顿时将松了一口气的日军一户大队打得只觉得天昏地暗。弹片四下呼啸飞舞,将日军一个个割倒,残肢和泥水一起飞溅起来,步枪给炸得变成了零件。掀起的泥土落下,打在已经趴下隐蔽的日军身上,就仿佛天塌下来,山也倒下来了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密集的炮火才停止下来,一户兵卫少佐昏沉沉的趴在那里了一会儿,似乎就听见士兵们的高喊:“少佐!看我们的背后!”

他挣扎着从泥水当中爬起来,“正一文字”宝刀居然还在手里,他摇晃着站起来,转头一看。就看见接地连天的雨中,一支军队已经拉开了队列,沉默的向这里挺进。

这支军队完全西式装备,士兵们的西式大檐军帽起起伏伏,在他们身前,是一排排雪亮的刺刀,如刀山一般起伏推进,在雨幕中,闪着耀眼的寒光杀气!

这是什么军队?他们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几道长长的火舌已经在敌人队列的侧翼空隙中闪动,入耳是坑坑坑坑几乎敲进心里的铜音。几乎是立即的,他面前已经腾起一排被子弹掀起的小泥柱,只是在面向淮军方向有简单的胸墙工事,而背后毫无遮掩的日军,炮击余生后的人们又抖动着倒下了一片,剩下的人赶紧又趴下。

一户少佐也趴了下来,极力向远处看去,就看见在攻击队列的侧翼,架着了几架有着圆筒的枪械,那惊人的火舌,就是从那里吐出来的!

“格林炮!”一户少佐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这种转管速射机关枪,日本陆军也有一些,不过因为笨重而且故障率高,不太经常使用,很少能跟上步兵的攻击队列。不管是什么,这突然冒出来的敌人拥有如此强大的火力!

难道是那个龟缩在平壤的清国禁卫军?

一户兵卫已经来不及多想了,扯长了嗓门大声下令:“射击!将村枝中队调回来!”

训练有素的日军士兵立刻开火还击,步枪噼里啪啦的打响。不用他传令了,村枝中队出击未远——也实在跑不动。看到自己阵地遭到炮击,又千辛万苦的爬了回来。加入了射击火线,弹雨泼了出去。一户紧紧的握着军刀,希望看到清国军队很快崩溃。

在他的印象当中,守备当中的对射,清国军队还有坚持的勇气。但是到了攻击的时候,他们的攻击精神普遍极差,在冲在前面最勇敢的几个被打倒之后,其他的就掉头就跑。

但是这支军队并不!

他们只是沉默的向前推进,甚至还保持着相对整齐的线列。子弹在队列上面打出一个个缺口,却不能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眼见他们已经越过平地,爬上坡地,前进速度依然保持着,在弹雨当中,他们的队伍丝毫没有溃散的迹象!

~~~~~~~~~~~~~~~~~~~~~~~~~~~~~~~~~~~~~~~~~~~

在另一头,楚万里和李云纵都紧紧的盯着自己部队的攻击,一个营突击,一个营预备。日本据守的阵地也的确摆不下许多兵。

火力急袭准确,射击凶猛。步兵冲击发起恰到好处,配合的机关枪火力掩护也是射击线路准确,一直在护送步兵冲击,可以看到子弹在日军的火线上面掀起一排排的小泥柱,本来还在闪光的日军枪口已经哑了许多。

最要紧的还是这支部队,如他们训练中一样,对着弹雨一直在攻击前进!没有得到命令,绝对没有一个人从队列当中退下来。从军官到士兵,都是一样!

楚万里长吁一口气:“禁卫军可用。”

李云纵冷冷回答:“我对此从未怀疑。”

禁卫军双璧两句话,让周围参谋都笑了起来,有的人还朝着远处大喊:“张疯子,把鬼子都挑死!一个别留!他妈的,咱们也憋屈够了!”

~~~~~~~~~~~~~~~~~~~~~~~~~~~~~~~~~~~~~~~~~~

一户少佐如坠地狱一般,眼看全盘的胜利就在眼前了,他一户兵卫也将是帝国征清首功的获得者,眼看着就要将清军在朝主力全部击溃歼灭了。他和自己的部下,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

对面的子弹如瓢泼一般过来,反复的洗刷他的火线,一个个士兵发出或长或短的惨叫,然后不动。这火力几乎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但是他们还没有还手的力量!

对面的敌人还在沉默的挺进,近得都可以分清军官和士兵的区别了。每个人右肩都是一枚苍龙臂章————清国禁卫军的确是以苍龙为旗号!这是那个被他们忽略了的禁卫军!随着敌人的逼近,对面一直在速射中的火力也开始停止,急促的哨音响起。那支一直在坚韧推进的步兵队伍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声音,一支支刺刀涌动着,已经向他们发起了最后的冲击!

一户绝望的跳起,挥舞着家传的军刀:“诸君,战死在这里吧!”

~~~~~~~~~~~~~~~~~~~~~~~~~~~~~~~~~~~~~~~~~~

“军门,军门!您瞧!”

一个戈什哈气喘吁吁的拉住了叶志超坐骑的缰绳,张大嘴巴朝仙人山隘口那里指着。叶志超本来已经头脑一片空白的随着大队到处乱跑,浑然已经忘了自己在哪里。脑海当中一片纷乱,甚至都没留意到突然响起的炮声。正在奔逃的盛军大队也陆续站住了脚步,都向仙人山方向看去。

叶志超茫然回顾,就看见仙人山那个日本人扼守,让他无法通过的阵地已经被打得全是高高低低的烟柱,似乎在这里,都能听到山头弹片狂舞的呼啸声音。

散布得到处都是的盛军官兵和叶志超一样呆呆的看着,过了良久,才有低低的欢呼声音零星响起。

“援军,咱们的援军!”

“中堂爷来救咱们啦!”

“天老爷菩萨保佑…………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炮火止歇之后,那边山地又响起了密集的射击声音,盛军士兵们好像看客一般散布四处,面面相觑。

半晌之后,叶志超才喃喃自语道:“鬼子枪打得这么密,援军怕是冲不过来吧?”

枪声仍然一阵紧似一阵,山头上已经跳起了小小人影,那是日本人,转眼间就是另外一队黑色军服的士兵更凶猛的冲上,刺刀闪耀得这里都看得分明,和日本人撞击在一起!

相持不过少倾,在盛军看来,就看见那些黑衣士兵源源不断的冒出来,亮着刺刀将鬼子拼退。到了最后,那些被盛军看作凶神的日本士兵终于崩溃,他们缺乏弹药,没有后援,体力耗尽,有的丢枪等死,有的连滚带爬的就朝山下滚落!

更大的欢呼声又响了起来,盛军欢腾成一片。叶志超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整了整自己身上,还拢了一下发辫,身边精明的戈什哈已经到处在给叶大人找帽子了。

“到底是哪路大人的军队?如此剽悍?刘盛休的?宋庆的?都不像啊…………”

在他寻思当中,几个黑衣士兵已经踹倒了日军的旗帜。在突然打击得盛军崩溃之后,这队日军本来已经竖起了日章旗羞辱自己的手下败将。这个时候给践踏进了泥水当中,然后就是一面苍龙旗升了起来!

“是禁卫军!是徐一凡!”

大雨已经渐停,风却加倍劲厉的刮起,就看见那面线条古朴的苍龙在舒爪张牙!

叶志超浑身冰冷,极目四顾。盛军已经崩溃得不成样子,到处都是一片狼籍,已经完全不能称之为一支军队了。在逃跑过程中,盛军损失恐怕都已经近半!

徐一凡危难之中救了盛军,感恩戴德的每个人都是见证,他叶志超也再难以有脸约束手下。如果这里实情禀报上去,那么他叶志超…………

在这一刻,叶志超差点都不想被徐一凡的禁卫军拯救下来!

~~~~~~~~~~~~~~~~~~~~~~~~~~~~~~~~~~~~~~~~~~~

“中堂…………”杨士骧小心翼翼的走进了李鸿章的签押房。

从昨天水师电报过来,李鸿章就不肯吃饭了,也没睡觉,只是坐在签押房内发呆。偏偏紧急文电,从朝廷来的,从下面来的,如雪片一般飞过来。杨士骧竭力应付,心头也是酸楚,北洋这次元气大伤了!

但是他还是得硬着头皮,强忍心痛来劝李鸿章。这个关头,中堂可倒不得。要不然北洋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签押房内,一片黑暗。李鸿章在黑暗当中木然呆坐,回荡在屋子里面的,只有死寂的气息。

“…………中堂,水师既去,伤心后悔也无用了。还是得赶紧筹防啊…………要不然门户大开,让日本人逼上来,全盘就糜烂了…………”

李鸿章微微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呻吟般的叹息:“我对不起水师啊…………要是能顶住压力让他们买船买炮,要是能让他们继续保船制敌,要是…………叶志超误我!”

杨士骧低着头不敢说话,确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这个小诸葛已经方寸大乱,完全束手无策了!

李鸿章缓缓站了起来,往日还算笔直的腰背已经微微驼了下来。他搓搓自己的脸:“逝者已矣…………我还有陆师!几天没有叶志超的奏报了,日本人在那里夸称他们夺取了汉城…………莲房,你不用多说什么。我知道叶曙青就是在逃,在保全军力,保全他的顶子,在和我撒谎!可是现在已经计较不得了…………只要他叶志超能把盛军带出来,这两万人的主力还在,我李鸿章就还有点本钱!估计他也该逃到平壤了,现在就等他的电报!莲房,我还不能倒!大清安危,系于我李鸿章一身!”

~~~~~~~~~~~~~~~~~~~~~~~~~~~~~~~~~~~~~~~~~~~~~~~~~~

又是一章二合一大章节,奥斯卡已经尽力在还了。

咱们马马虎虎,就算还欠六章。总是要还完的…………杨白劳奥斯卡再次敬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篡清请大家收藏:(www.728520.com)篡清笔趣阁520更新速度最快。

篡清最新章节 - 篡清全文阅读 - 篡清txt下载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笔趣阁520

猜你喜欢: 汉乡隋唐君子演义大明武夫神话版三国明朝伪君子老胡同韩四当官万历驾到三国军神回到明朝做千户斗兽帝婿纳妾记重铸清华宋时行上品寒士乘龙佳婿风月天唐庆余年长安风流龙影战神执宰大明重生唐朝当皇帝新特工学生北宋大丈夫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
完本推荐: 三国军神全文阅读都市藏真全文阅读都市神人全文阅读吾名雷恩全文阅读极品妖孽全文阅读极品将军全文阅读终极主宰全文阅读大明枭全文阅读娱乐宗师全文阅读艺术人生全文阅读过去的今全文阅读非人类基因统合体全文阅读桃运毒医全文阅读红色大导演全文阅读天生相士在末世全文阅读大道主全文阅读我不想做富翁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超级宠兽系统全文阅读九转星辰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凡黎明家有悍妻怎么破史上最强赘婿天才神医宠妃极品修真邪少神医凰后至尊剑皇伏天氏韩四当官奶爸的异界餐厅大道朝天诸天投影武神皇庭带着任务找到你诡秘之主我是仙凡大医凌然前方高能我的钢铁战衣纣临重生之最好时代重生似水青春奶爸大文豪一卡在手这个地球有点凶穿梭时空的侠客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大数据修仙承包大明

篡清最新章节手机版 - 篡清全文阅读手机版 - 篡清txt下载手机版 - 天使奥斯卡的全部小说 - 篡清 笔趣阁520移动版 - 笔趣阁520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