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520 >> 做贤妻 >> 第29章

莫语生病是直到快中午才被发现——男人们在给街坊四邻拜过年回来后,正打算坐到一起玩些小游戏,赵絮嫣忍不住在李政然面前漏了一句。因为她说得比较轻,李政然以为妻子是这些日子办年货累得,也没多想,起身把女儿交给妹妹后,打算去后院看一眼妻子。

一跨进屋里就觉得不太对——屋里的炉火灭了,四下冷飕飕的,她一向把炉火照顾的很好,因为怕女儿被冻到,怎么今天光顾着睡觉,连这事都不计较了?

她是和衣而卧的,脚上还穿着鞋子,身子倒是全部窝在被子里,脸都看不见,“这么累?”李政然半掀开被子,看到的景象让他有点吃惊——

妻子脸颊泛红,嘴唇发白,“怎么了?”立即就想捞她起来,可莫语死活不愿意,抓着被子不松手,因为实在是太冷了,冷到浑身发抖。

李政然探手到她的额头,发觉很烫,“发烧了?!”

莫语有些迷糊地睁眼看他一下,“要吃午饭了吗?我今天可不可以不吃?”她好想睡觉,而且浑身都冷,一点也不想钻出被子。

李政然什么也没说,只是脱了她的鞋子,将她整个人都塞进了被子里,直起身打算让丫鬟去叫大夫来——

“你要干吗?”莫语是有点昏沉,但不是昏迷,看得出他要出去。

“给你找大夫来。”李政然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莫语拉着他的衣襟没让他走,“不用,这会儿都开始退烧了,再说大年初一,哪家药店会开张?”

“药店是不会开张,但大夫还活着。”李政然不知哪来的气,或许是因为她不爱惜自己,也或许是觉得自己太粗心,更或许还有别的些什么。

“大少夫人,老夫人要您去厨房帮忙——”环儿挑了个极不好的时间。

不待莫语说话,李政然代答了,“说她不舒服,不过去!”全家那么多人,干吗非照一个累死不可!

门外的环儿吓得一哆嗦,因为没猜到大公子也在屋里,而且语气听着很不悦,“是。”刚想溜却又被叫住——

“等一下,你先去找大夫来。”李政然。

“是。”这下可以溜了吧?

屋里,莫语看着丈夫颇为严肃的脸,失笑——因为他在给自己出头。

李政然没搭理她的笑,兀自转身出去,徒留莫语窝在原处像只可怜虫——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李政然转回来,手上提着一坛还未开封的酒,放到床前打开,再从针线篓里拿来一块棉纱,弯身坐到床沿,从被窝里把她的双脚给捉出来,去了棉袜,用沾了酒的棉纱擦拭她的双脚——

莫语倚在枕头上,抱着胸前的被褥,看着他为自己做这种事……

从小到大还没人给她这么做过,娘亲死得早,大姐早出嫁,上面又是两个哥哥,父亲也碍于男女之别,不会与她过分亲近,所以她自小都是靠自己,凡事尽量不麻烦别人——这让她赚得了“懂事”的好名声,却也失去了不少享受亲情的机会。

本以为嫁了人就是伺候人来了,想不到还会有人对她这么仔细……

两只脚被用白酒擦好后,李政然默不作声地开始引炉火,引好后放到床前,顺带还给她倒了好大一杯热水,期间夫妻俩没说过半句话——他在生气,而她却是在享受。

直到吴氏母女俩进来——

“这是怎么了?大过年的?”吴氏一进门就如此道。

李政然听到这话是很不高兴的,毕竟躺在那儿发烧的是他的妻子,他现在想听的是安慰,而不是担心给新年染上晦气的话,“宁儿发烧。”自己的母亲,什么也不好说,只能淡对。

吴氏没觉察到儿子的态度,来到床前坐下,“怎么就会发烧了呢?昨晚上还好好的。”

莫语笑笑,没吱声——她又能怎么答?

“那今天的饭你就别管了,我让老二、老三过去帮我的忙,你好好休息吧。”吴氏道。

留下来也不知该聊些什么,吴氏便起身要回去,回去前对李政然交代一句,“一会儿大夫来了,会从后门进来,我特地让环儿引到后门,大过年的,总要有些避讳,你注意去看看后门开了没有。”话说得很自然,自觉这没什么。

李政然却没吱声,只是点了点头。

欣乐怀里还抱着乔乔,看到自己父母的小丫头自然不想再跟姑姑走,伸手朝娘亲那边挣。

莫语的心情很好,因为丈夫对自己的照顾,一时得意,便想坐起身去接女儿——今天初一,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在自己屋里过年了。

“把她抱出去!”李政然对妹妹欣乐如此道。

“刚才一直哭呢,会不会是饿了?”李欣乐自觉这话没什么瑕疵,却招来了兄长的不悦。

“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带孩子!”语气不甚良善。

她是孩子的娘,不该她带孩子,还要让谁来?!

——李欣乐满腹委屈,吴氏也终于觉察到了儿子的不悦,只是不明白他的不悦来自何处。他可是鲜少生气的呀!

莫语有点错愕,她也没想到他会表现出不高兴来,虽然心里有些明白他为何不高兴,但这会儿可不是她骄傲的时候,丈夫为了她与婆婆不合可不是什么好事,从长远相处来说,这只会增加她与婆婆之间的嫌隙——婆婆毕竟是丈夫的亲娘,再怎么生气、争吵,他们毕竟是血亲,绝不会就此中断关系,所以当丈夫与婆婆出现矛盾时,表面上她还是该站在婆婆这边的,于是出口轻声指责丈夫:“你说什么呢——”

李政然仔细看莫语一下,“明天不回甲山了!”口气像是在报复她的指责。

凭什么?莫语诧异,又不是她惹得他!“我要回去。”并不是存心反抗,只是潜意识流露。

“身体不中用,就少做些力不能及的事,害了自己还会麻烦别人。”

“我什么时候麻烦别人了?”她从没故意给人制造过麻烦,这一点他可要说明白。

李政然第一次这么不通情理,道:“不行就是不行!你好好躺着睡觉去吧!”

真霸道,莫语的双眸眨也不眨地盯住他——既生气,又委屈。

这是他们夫妻头一次言语相向,即使没有太过火的言语冲突,但对他们俩来说,这已经很了不得了。

吴氏在诧异儿子的脾气之后,也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是在给自己媳妇打抱不平呢,嫌最近累得只有他媳妇一个,是怪她不公了吧?

也是,忙来忙去都是大儿媳的事,两个小的也确实没帮什么忙,可此时她又什么都不好说,只能心领神会,静静地带走女儿和孙女——

唉,当年她劳累的时候,怎么没人替她撑腰呢?

吴氏一走,莫语就把自己蒙进被子里,她知道他不是在跟她吵架,只是想把一些意思传达给婆婆,可这毕竟是她头一次见识他严肃、冷峻的面孔,心惊之余也有些失落,就像知道神仙的背面是魔鬼的一样。

“你这个样子,明天肯定不能回去。”李政然坐到床沿,语气和顺,他以为她是为不能回娘家而难过。

“嗯。”她在被子底下答应。

“以后身体不舒服马上跟我说。”

“嗯。”

“不是所有家事都要你来做,力所能及就好,不要勉强,母亲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只是一旦你做惯了,以后便都是你的事。”

“嗯。”

答应地很顺当,可就是不出来。

“我刚才不是在跟你吵架。”跟她解释刚才的怒气。

“嗯。”

“所以你不用躲着我。”

“……”她没躲他,就是……暂时不想看见他的那张严肃的脸。

寂静了好半天后,她以为他走了,悄悄拉下被角,露出眼眸……他却还在。

视线相触之际,他又恢复了一直以来的温和,就像刚才的事没发生过一样——这人变脸的速度真快。

“我去后面看看大夫可来了。”他起身。

莫语在被子里点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兀自思考他们这算是吵架么?他好像一直都是在为她好,而她呢?到底哪里出了错,会让她忌惮他?

大夫来后,给莫语试了脉,开了方子——所谓医者父母心,尽管自己也要过年,不过谁让今天有病人呢。

李政然特地让环儿给了双倍诊金。

大夫和环儿一走,屋里只剩下小夫妻两人,李政然递过一杯刚冲好的热茶给她焐手,随即坐到床榻对面的长凳上,双肘撑着双膝,眼睛没看她,而是看着床脚某处,像是在想什么事。

莫语捧着茶杯,倚在枕头上看着窗户——不曾有过争吵经验,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打破宁静。

“我刚进军营时十五岁——”李政然莫名其妙地找了这么个开头——

莫语讶然地看向他,不明白他要说什么。

“当时还很瘦小,所以总是会受人欺负,当年在军营的第一个职位是伙夫,每天劈柴、烧火,不停地刷洗成堆成堆的碗盘,两年,我什么也没学到,除了劈柴、烧火和刷碗。”笑笑,“同梯的一个老乡那时早已被选进了黑骑营里,无论衣食住行,他们都是最好的,也是最威风的,所以我很想进去。”看向她,“我进黑骑营的初衷不是保家卫国,只是因为想拥有更好的衣食住行和不再受人欺负。”

莫语呆呆地回视着他,没插嘴,因为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黑骑营再次选人时,我拼了半条命,终于进去了,我以为我就此可以过上好日子,谁知道——那里更不是人能待得地方,或者该说想做人就不该去那儿。”认真看着她,“在那儿,我学得第一件事久是怎么只用眼睛吓退狼犬。”

眼睛吓退狼犬?这怎么做?

“当时我的想法跟你一样。”他笑看着她的满脸好奇,“所以被关进狼犬笼子时,我也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被关进笼子里?莫语微张着小嘴,以她的想象完全想像不到那种场面。

“笼子外围观的同袍甚至还起哄让狼犬暴怒,我一直在踌躇该怎么办,直到被咬下第一块肉后,就再也没想过别的,除了活下来。”

“最后呢,你把狼犬打死了?”她不自觉地出声问他。

“如果我没把它打死,刚才跟你吵架的恐怕就不是我了。”好不容易逗到她开口说话。

莫语咬唇,略带不解地问道:“你是想跟我说什么?”

李政然坐直身子,郑重地看住她:“我是想告诉你,我不笑并不意味着我在生气,在军营里呆久了,很容易横眉竖眼,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害怕。”

奥——原来他是为了解释自己表情严肃的原因。

“我在黑骑营待了十年,很多时候,不知道该怎么有正常人的表情,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会刻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点。”

这么说他一直在刻意让自己温和?难怪夜里起床时偶尔会见他蹙着眉头,满脸严肃,一直以为他是在做梦——原来那才是他真正的表情。

本来还有点忌惮他,现在到有些同情他了,居然过了十年那种日子,“在黑骑营,每天都要被关进笼子里么?”

“不是每天,一当不再害怕犬牙,就不会再进去,毕竟没那么多狼犬可以死。”

微讶,“一定要把它们杀死才能出来?”

“不然还能怎么出来?”只有杀死对方才能让自己活下去,这是生存定理。

再一次咬唇——他曾经的生活根本不能以常人的眼光去看,“你不恨黑骑营么?”记得他对白家军誓死追随,难道他不想逃离那种生活?

挪到床沿坐下,轻摇摇头,“在你发现那种残酷只是为了让你更好的活下去后,你不但不会恨它,还会感激它,至少黑骑营里没有一个人会因为要上战场而惧怕。”死亡这玩意,一旦冲过恐惧那一关,也就没什么可怕了。

莫语喃喃道:“难怪黑骑营那么有名,那么受人尊重了。”不禁想起他身上的种种伤疤,“你右肩上的伤疤是不是被狼犬咬的?”她记得那一块很狰狞。

“不是,那是在涧子里埋伏时被狼咬的,犬咬不出这种伤口。”

“狼和犬不都一样吗?”都是兽,难不成哪一个会更好?

“不一样。”笑笑,拉好她的棉衣——已经开始流汗了,看来开始退烧了,“一个有骨气,一个没骨气。”

她可不赞成,“那到未必。”她反倒觉得狗比较有人性,正常过日子的人,还是有人性比较好一些,“人没感情还能是人么?”

他没吱声,“所以才会有狼犬。”

什么意思?她一时没领会过来。

“咱们家那只小狼犬,这会儿估计都开始咬人了。”他记得女儿刚被抱走时闹得很凶。

她乍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在说他是狼,她是犬,所以生下了女儿这只小狼犬,“你才是犬。”

点头,他确实是狼,“一狼一犬,正好生出只小狼犬来。”

“你这人——”无处解恨,逮了他的腿使劲拧了一把,却只得了他一声笑。

——谁说他不会正常人的笑来着?学得不是挺好?

喜欢做贤妻请大家收藏:(www.728520.com)做贤妻笔趣阁520更新速度最快。

做贤妻最新章节 - 做贤妻全文阅读 - 做贤妻txt下载 - 闫灵的全部小说 - 做贤妻 笔趣阁520

猜你喜欢: 金粉威武不能娶侯门继妻六宫凤华宠妻荣华虞家小姐美人凶猛裙上之臣村里有只白骨精无方少年游春深日暖徐门娇穿越三从四德教主走失记女帝本色何为贤妻妾本惊华初熏心意败絮藏金玉腹黑嫡女嫁冠天下皇妃升职记爆宠萌妃:帝君,来挑战!医妃惊世水乡人家嫡女成长实录
完本推荐: 九仙图全文阅读昏嫁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别笑哥抓鬼呢全文阅读恰锦绣华年全文阅读太古剑神全文阅读桃运毒医全文阅读沉香豌全文阅读嫡女重生全文阅读超级邪少闯都市全文阅读武动乾坤全文阅读三国军神全文阅读绝品武神全文阅读星河至圣全文阅读唐骑全文阅读我的山河空间全文阅读桃运微信全文阅读寒武再临全文阅读在修仙界玩网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和二哈共系统永恒国度极品阎罗太子爷天神诀长宁帝军超凡黎明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隋唐君子演义永恒圣帝仙师无敌三界红包群骑士崛起之黎明曙光武炼巅峰王者风暴凌天战尊帝妃临天异界铁血商途大医凌然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不灭战神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这个地球有点凶次元逆袭蒸汽末世承包大明炮灰修真指南太初穿梭时空的侠客漫威里的德鲁伊万古大帝美食供应商

做贤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做贤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做贤妻txt下载手机版 - 闫灵的全部小说 - 做贤妻 笔趣阁520移动版 - 笔趣阁520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