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520 >> 做贤妻 >> 第4章

吴氏的兄长本是镇上的私塾先生,因为学生里出了两个举人——其中一个便是外甥李政亦,便被县里的翁老爷看中,请去县里做了翁家的西席先生,举家搬迁至县城。

李政然本是打算先回老家拜会一下同宗的长辈,不过吴氏却执意要先去兄长那儿,拗不过去,结果全家一起往县城去。

吴氏是想政亦、政昔也好久没去看望舅舅了,上次到县城,听嫂子那话里话外,颇有些不快,李家早年清苦,兄长帮过他们两次,如今儿子们出息了,自然也得涌泉相报——这是吴家老嫂子的话音。

因为路远,一岁半的长孙女李映蓉给送去了赵家,其他的七口人分坐两辆马车和三匹马,真可谓隆重。

赵絮嫣本该跟婆婆一起坐前面的马车,那辆更宽敞一些,也少颠簸,不过她不愿意,委身进了后面这辆,与莫语一起——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一致面对婆婆时,媳妇们自然就是同一个阵营的了,尤其在有分歧的时候。

赵絮嫣是不愿进城拜会舅老爷的,不但她,就是政亦、政昔也不愿去,那舅舅说话腔腔调调的,三句话不离恩啊,情的,就像李家有今天是他一个人的功劳一样,时不时还会用长辈的姿态压人,不是让政亦出面做这个,就是让政昔出面帮那个,把外甥当小工子使唤,那舅妈更是精细,不知从婆婆那儿抠了多少银子去,全家愿意去的人恐怕也只有婆婆了,每次还都要拉上儿女——招摇也得看人不是?像舅舅那家人,在他们面前招摇只会招来无穷麻烦。

“大嫂,你想去舅舅家?”赵絮嫣一心想把莫语拉到鄙视舅舅和婆婆的阵营里去,争取妯娌俩同仇敌忾,大肆骂一番吴家人。

莫语知道她不开心,每次被婆婆拉去舅舅家一次,回来后都是好几天不开脸,也清楚她想得到自己的同仇敌忾,不过她不想骂一个不曾让自己生气的人——因为至今为止,她只见过舅舅、舅妈一次,还是在二弟和二弟媳成婚的那次,因为她的出身不够耀眼,无可炫耀,婆婆不曾带她去过舅舅家,“我是没去过的。”相信这话会让弟媳高兴一点吧?

赵絮嫣清两下嗓子,心想也对,麻烦也是照人身份来的,全家恐怕也只有她会犯这种愁了吧?“没去过才好呢,你是不知道那舅舅、舅妈有多爱吹嘘,在翁家当个西席,就像做了朝廷大员一样,动不动就说跟哪个省里的大官熟悉,还要给我们政亦介绍他们!如果看一眼就能说认识,我们政亦还认识宰相呢!”

莫语忍不住笑了下,因为赵絮嫣的表情实在可爱,平时见她都是傲气千条的,难得今天也有这么孩子气的神情。

见她笑,赵絮嫣以为她在笑舅舅、舅妈,也一起笑了出来,“今天到那儿你就看吧,保证舅舅第一句话就是说他最近见了什么官!”

妯娌俩因各自的笑点都笑得很开心,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两人像是突然间熟悉了很多——有时说闲话确实可以增进女人间的友谊。

马车在她们谈笑间倏然停下——

“两位少夫人,老夫人说要去买点东西。”赵絮嫣的丫鬟容嬉在车驾上禀告。

赵絮嫣撅嘴,朝莫语道:“定是又去买绸子了,舅妈说她喜欢这儿的绸子,谁不喜欢,‘大通’的绸缎贵的要命,县里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姐、媳妇们都穿他家的绸子,舅妈还真会挑,每次都指定这家。”直起腰,抚摸一下微凸的肚子,“我得下去走走。”

她挺着肚子要下去,莫语也不好不陪着,挑开帘子,与容嬉一道扶她下车。

这里是六番镇,靠近运河,是农商汇聚之地,也是历城县最大的一个镇,车水马龙,比县城小不了多少。

李家的马车就停在“大通绸铺”的店外,吴氏和小女儿带着一个丫鬟和两个婆子进店去了,三个儿子则下马停在一边,见赵絮嫣下车来,李政亦将马缰扔给三弟,想过来看看妻子可受得了沿途的颠簸,不想人还没走到妻子跟前,就被一个灰衣年轻人撞了个趔趄。

“怎么走路的!长眼睛了没?”那灰衣年轻人恶人先告状,腆着胸脯,推一把李政亦,眉毛倒竖,满眼邪横,一看就知道是地痞小混混。

“这位小哥——”李政亦很客气,不过也很快被打断。

“别他娘的小哥、大哥的,叫祖宗也没用,快点,拿钱,我要去看大夫!”

李政昔最是冲动,扔了马缰便要冲过去,却被大哥给抓住了腕子——示意他看看一旁围上来的七八个同伙。

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做什么营生的,所谓的地痞流氓就是他们。

“带着女眷呢,别乱来。”李政然对小弟轻道。

李政亦也打算息事宁人,老老小小的,妻子还大着肚子,再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好。”答应的很爽快,自袖袋里取了十两一锭的银子递过去,却被那年轻人一巴掌打在了地上,“打发谁呢!你虎爷我像要饭的吗?”展示一下自己的穿着。

李政亦哼笑一下,随即将袖袋里的钱袋全部取出,“这够了吗?”

“你刚才‘哼’谁呢?”年轻人把钱袋再次拍落地上,掳袖子打算动手,他身后的七八个人也都摩拳擦掌。

李政然松开小弟的手腕,缓缓走向莫语,凑近妻子的耳侧道:“跟弟妹到店里去。”

莫语看着他炯炯有神的眼睛,乍然了解了他的意图,抓起赵絮嫣就往店里走,赵絮嫣却担心自个的丈夫,她家男人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啊——不过莫语的动作实在太快,她仍是被拽到了店内。

李政然回过身,看一眼二弟,勾唇笑一下,然后什么也没说,一个抬脚,另一个出拳——既然已经被欺负成了这样,还有什么可说的?打嘛!

李政昔咬牙——又被大哥、二哥抢了先,从小到大他们打架从不事先跟他说一声!一撩袍子,脚就出去了……

李政然从军十二年,与胡人对阵十年,对付这几个小地痞自然是不成问题,即使他们拿着大棒、砍刀,他丝毫没被沾到,到是政亦、政昔被捶了那么一两下。

政亦的手背被甩了道长长的红淤,政昔轻甩着手臂,可见也被沾到了。

李政然的脚在那灰衣年轻人的鼻子前半寸远的地方停驻,“够了吗?”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是够了!年轻人点头如捣蒜,不过心里仍是屡教不改地想:要赶紧多招些兄弟来,招他三四十,非打得这三个小子求爹爹告奶奶不可!

“怎么了?怎么了!”两名带刀的巡街衙役拨开人群进来,一见蜷缩在地上的人,不禁暗喜,这王虎刚打败秦立,成为六番镇的小霸王,连他们都得跟他们套好关系,免得被揍,想不到今天却被人收拾成了这样!该!

年长的衙役抬头瞧一眼刚放下脚的李政然,“喝!是李大公子啊!”

李政然抬眼,认出了说话的人,是老家同村的王崖,按辈分他们该叫叔叔,于是勾唇淡笑:“原来王叔到六番镇当差来了。”

“咳,混口饭吃呗,怎么着?兵役服完了?”跳过几个小混混,来到李政然跟前。

“是。”李政然拱手,是长辈自然要行礼。

王崖乐不可支,这小子自小就有规矩,一点都没变,回头对地上的王虎道:“虎老弟,你今天栽在他手里不算冤枉,这李大公子可是黑骑军的执戟卫戍长,莫说你们这几个,就是再来二三十个也不够他动手的!今天没要你们几条胳膊腿的,那是他手下留情了。”

王虎在听到“黑骑军”后就软了,赶紧爬跪起来,拱手拜道:“谢李卫戍赐教!”

李政然不大想扬这种名,扬这种名意味着会有麻烦上门,摆手道:“你们走吧,下次注意就行。”欺负人也是要有个度的。

王崖还想再说上几句,毕竟难得有教训王虎的时候,无奈吴氏携女儿、儿媳出得店来,她是最忌讳儿子们动手打架的,因为那显得很粗鲁。

作为老乡亲,王崖自然知道这吴氏傲气千条,原先在一个村里住着都不爱搭理他们,如今儿子做了举人老爷,更有道理不理人了,他也不乐意找那个不自在,忙对李政然道:“大公子先忙,我带这帮小子回衙门。”与李政然拱手后,吆喝着王虎等人跟他走。

在转过两条巷子后,王崖赶紧将绑缚王虎等人的绳索解了下来,叹道:“虎老弟,你惹谁不行,偏去惹他们,今天这顿怕是白打了。”

王虎揉着嘴角的淤青,没有先责怪这老头绑他的罪,到是先问:“刚才那人什么来头?真是黑骑军的?”

“可不,那李政然十五岁就入了伍,十七岁进了黑骑军,在北面戍边十几年,也就是他脾气好,要是照着打胡人的架势,你再来三十个也不够数啊,何况打了也是白打,那旁边矮一点的,穿青缎的那个是他二弟,人家是秋闱的举人,再过两年考上贡生、进士,那就是朝廷里的大员,你家姐夫虽是六番镇的长公子,也拗不过他家啊,你说你找谁不好,偏偏赖上他们。”

王虎叹气,知道自己是惹错了人,刚才他也是瞧这家子浩浩荡荡的,那老太太看人又仰脖子仰脸的,心中不服,在这六番镇上,除了他姐夫,谁能比他更横,结果撞到了这家人手里,“王老哥,你与刚才那个李卫戍认识?”

嚯,这就改成“王老哥”了,王崖忍不住有些高兴,能让这王虎叫哥的,六番镇还真没几个,“我老家与他们一个村的,那政然最是敬重长辈,这才叫我一声‘王叔’。”

王虎拉过王崖,“老哥,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介绍?我想与他结交。”

这……说行吧,好像有点吹牛,说不行吧,又担心这王虎翻脸,“等我回老家,路过七番镇时,与你说说看。”反正他最近是不会回去。

“你什么时候回去?”王虎是巴上他了……黑骑军卫戍长呐,说出去都威风!

李政然也是第一次在家人面前露身手,虽然母亲不大高兴,不过两个弟弟到是很兴奋。

未免弟弟们太兴奋影响到母亲,他刻意躲过他们,到后面来扶妻子上车——母亲担心刚才那场惊险争斗吓着赵絮嫣,让她到前面坐去了,后面的小马车上只剩莫语一个人。

“没伤到吧?”趁上车的空档,莫语低问一句丈夫,虽说他的动作很利落,也很好看,可毕竟刀棍无眼。

“没有。”李政然笑笑,若这几个混混都能沾到他的身,他也不会有命活到今天。

上车错身时,夫妻俩靠得很近,近到他的唇几乎沾到她的发鬓,而他却也故意俯一下身,状似无意,让唇沾上——外人也看不到什么异样。

莫语不禁捂住被他的唇沾到的地方,仰头看他,这人……真是很没规矩呢。

李政然笑得愉快,他自然明白妻子那惊讶的神色中带着微吓和薄责,他并非没规矩的人,只是觉得……好玩,或者该说忍不住,因为昨晚的场景至今还弥漫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政然?”是吴氏的声音。

夫妻俩倏然看向前面,吴氏正伸出头看向这边——

莫语暗衬刚才的没规矩有没有被婆婆看到?

“天色不早了,该走了。”吴氏略带冷峻的眼神扫一眼莫语。

——看来定是看到了呢。

可不?吴氏现在很不高兴,因为一向规矩懂事的长子居然会做出这种举动来,都是那丫头长得一张勾魂脸,看来真得多教教她什么叫规矩,别把乡野的不安分带到李家来!

李政然到没什么自觉,一来他不觉得外人有觉察到,因为刚才的动作实在太自然、太隐晦,而且他也不了解女人的眼睛向来敏锐。二来他觉得这没什么,夫妻之间一点点的亲昵也属正常,何况他们还是新婚,而且他刚从苦行僧般的黑骑营里放出来,偶尔有点放肆也情有可原——至少他自己是可以原谅的。

“到那儿还要半天的时间,累就睡一会儿。”临走前交代莫语一句,知道她昨晚被他折腾的不轻,又是初经人事,身上总不是太舒服。

“知道的,你——快走吧。”莫语匆忙放下帘子,为躲羞,也为思考婆婆会怎么教训她。

直到李政然跨上马背,吴氏仍瞅着他。

“母亲?”李政然以为母亲还有什么话要交代。

“没事,走吧。”吴氏无来由的生出一股气闷,她的儿子呢,尤其还是一向孝顺、懂事的长子,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这样?!

呵,全天下的媳妇儿都是狐狸精。

婆婆与媳妇之间的唯一矛盾就是——那到底该是婆婆的儿子,还是媳妇的丈夫?

一个是幼时的唯一,一个是成人后的伴侣,所以说罪魁祸首就是时间,是它让问题复杂化了。

喜欢做贤妻请大家收藏:(www.728520.com)做贤妻笔趣阁520更新速度最快。

做贤妻最新章节 - 做贤妻全文阅读 - 做贤妻txt下载 - 闫灵的全部小说 - 做贤妻 笔趣阁520

猜你喜欢: 良陈美锦天后PK女皇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农门锦绣医妃惊世盛世嫡妃侯门继妻败絮藏金玉娇宠令似锦美人难嫁家有悍妻怎么破无方少年游容臣不死簪缨世族百媚生[清穿]清谈岁月容华似瑾春暖香浓宠妻如令红颜乱皇后无德皇妃升职记名门贵妻腹黑嫡女危宫惊梦
完本推荐: 末日蟑螂全文阅读灵感巨星全文阅读我的学姐是丧尸全文阅读召唤圣剑全文阅读军工霸业全文阅读弑天刃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相府贵女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三国军神全文阅读入地眼全文阅读东北马仙全文阅读全职保安全文阅读清悠路全文阅读打个电话给大侠全文阅读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全文阅读极品小农民全文阅读欢迎来到噩梦游戏全文阅读末日边缘全文阅读萌宅千姬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玄学界微商网红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武神皇庭逍遥神医:我的霸道女总裁来自未来的神探诸界末日在线重生之完美赘婿赝太子王者时刻白蛇修仙传九天你真是个天才上门女婿至高主宰我做了男主后妈超凡黎明我的魔法时代霸天武魂家的蜕变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重生世子爷极品飞仙医妃惊世逍遥梦路山沟皇帝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家有悍妻怎么破剑来大魔王娇养指南你好,King先生

做贤妻最新章节手机版 - 做贤妻全文阅读手机版 - 做贤妻txt下载手机版 - 闫灵的全部小说 - 做贤妻 笔趣阁520移动版 - 笔趣阁520手机站